师宗百年古刹“飞来寺”
2017-07-31 12:03:43   来源:文化师宗   评论:0 点击:

\

\

\

\

\

\

  飞来寺位于师宗县龙庆乡豆温村东南隅的正乙(也称正一、镇邑)山中。此山在当地一山独尊,巍然矗立,高耸险峻,雄伟壮观。山中佳木蓊郁,紫竹丛林,一片葱茏,景趣盎然;盘桓在寺庙背后古木上的蔓藤,犹如玉帘垂吊,悠然晃动,美不胜收。

  据云南科技出版社1996年出版的中国寺庙塔窟系列丛书《云南寺庙塔窟》记载:飞来寺始建于明万历四十二年(公元老派1614年),距今已有388年,其名称还有一个颇带传奇色彩故事:建寺时宅基原选在现址左侧一公里以外的臭水井,全部用材均已备齐,在破土动工的头天晚上,突然狂风暴雨,雷霆万钧,家家户户的牛喘息不停,浑身是汗。清晨,民众来到现场准备竖柱上梁时,柱梁等主要建筑材料已不翼而飞,住持和尚及民众随即组织人员寻踪追迹,找了九十九天,才找到现址,发现梁柱已按规格竖好,只无大殿的后梁后柱,人们惊奇不已,认为这是佛意,凡人不可违,遂遵神旨把寺建于现址。因梁柱飞来自立,遂将其命名为“飞来寺”。

  飞来寺依山势拾级而建,坐东南朝西北,居高临下,控居正脉,俯视山野村庄,从低到高沿中轴线建有山门、子孙殿、关圣殿、海潮堂,集神、奇、险、秀、静、灵为一体。全寺建筑占地面积约1500平方米,建筑高低错落,殿堂屋宇呼应配合,山石树木景致生动。

  海潮堂地处全寺之最高处,堂后檐为数丈高的天然石篷,峭陡如削,壁上部内凹,罩住大殿的后半部分,堂体主建依石而建,单檐悬山顶,七檩抬梁式结构。堂以石壁作为后檐墙,后檐梁柱皆在石壁上凿洞直接固定,梁架用较大圆木穿结,础柱合抱难围,立于一八角形须弥座上。殿门由六扇木雕直棂格子门组成,门柱上书一门联:“云霞缥缈万里西来镇邑山;驰名誉传飞来爱居锦玄辉。”殿内前沿建有约两米宽的木质钟楼,梁条上悬挂豆温村李阳争为求子嗣捐资铸造的铜钟二个,一个约三百斤,一个一百斤,铸工精巧细密,钟周围铸有经文,清晨钟声,鲸音远播,在十里以内均能耳闻,但已毁于大炼钢铁时。屋檐悬挂木板雕刻红底金字“飞来寺”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书写运笔流畅,“飞”字犹如展腾飞之形,现悬挂在殿前檐。保持最完好的一块匾额系康熙年间师宗知州管榆题书的“镇邑仙境”。书法遒劲,满蘸情怀。

  大殿两山间建有配房,左间塑魁星神像,右为僧尼居所,左右各设大木门一道,建为封闭式院落。左大门侧旁石壁中涌出一清泉,清澈凉爽回味甘美,不溢不溅,不干不涸,四季长流。常饮此泉水,有长寿之效,寺内众僧尼因常饮而高寿,故到寺庙的人都争先饮用,以洗刷疲倦和心灵上的尘土,临走还要带几壶回家。相传有一香客不用清洁的水桶去进内打水,激怒了龙王,从悬岩上滚下约四五吨重的巨石,压盖在井上方,故现在桶不能下放到井里打水,只能用瓢舀水。

  海潮堂依山就势凿成平面,借助山体形成一壁,以后檐石壁凿成海潮大殿,匠人们在山石上镌刻出海潮龙王送女儿出嫁图的主体,镶嵌在石壁上,身着珠光玉贝的龙王,神情既欢喜又忧虑,看着远嫁的龙女在送亲队伍的簇拥下渐渐远去,左边塑有神态各异的“十八罗汉”,右边塑有唐僧取经的人物故事片断,人物相貌各异、神态逼真、显现出佛的慈祥,超脱。
 
  海潮堂因年久失修,残坏破损,住持于心不忍,募捐筹资,于清乾隆二年(公元1737年)进行整修,完工后,时任广西府正堂谢大人、师宗正堂骆大鹏于乾隆二年腊月二十二日亲临视看,并在正殿后面石岩摩崖题刻撰书留言。横书“流芳万古”,直书“永镇三宝”。清嘉庆二年(公元1797),苗族农民起义,烧焚庙宇、毁坏金身,。仅存大殿后壁,主持僧祖培与善士熊守荣协力多方募化修建,于清嘉庆八年(公元1803年)六月竣工,建盖为瓦屋面,前檐檐口沟头按顺序等距离列有“阿、弥、陀、佛”字样的瓦当,殿角檐下挂有铜制风铃,微风吹来,铃声清幽。殿内绘塑佛身,粉饰妆颜,焕然一新。

  关圣殿为清乾隆五十五年(公元1790年)主持僧方敏与众施者集资在大殿前修建,画栋雕梁,丹楹朱柱,正中塑以关圣,左间配以玄坛,右间配以地藏。殿中塑像把一个忠心耿耿的关公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。大门书一对联“志在春秋功在汉;忠同日月义同天”,门下左右各建一配殿,殿内分塑赤兔马和牵马神,其状如真人真马,似在整装待发。
子孙殿在中轴线前沿,建于清乾隆四十四年(公元1779年),清嘉庆二年(公元1798年)重修。殿门上书“座上莲花沾断西湖三月景;瓶中杨柳分来南海四时春”。殿内莲台上端坐的观音菩萨手持净瓶、杨柳播洒甘露,慈祥端庄,面容慈善,神态宁静,目光安详,一副慈悲为怀、随时为人解除忧郁的姿态、从给人以灵妙之感。

  正乙山,山恋清秀,峭壁千仞,地形险要,气势磅礴,巍峨挺拔,飞来寺依山而建,古朴雄伟、别具风格;云雾缭绕之中显现的古寺,若动似飞,有斩云断雾之姿,凝而不变之影,真是“鬼斧壁开筑仙台;庙宇飞来屹正乙”。
寺中冬暖夏凉,是避暑度假、消倦静思、陶冶心灵的圣地,又是文人墨客吟诗、题联、作画的佳境。游人留下的“上帝垂恩,恩留东西南北境;下民祈福,福降士农工商家”及“西天有圣人,果然性地皆空,无声无色无臭味;南国多佳士,即此佛光普照,自南处北自东西”的楹联广为流传。

  飞来寺集佛、道、儒于一寺,这与当时的统治者倡导的“以佛治心,以道治身,以儒治世”密不可分,所塑神像把佛的虔诚、道的飘逸、儒的厚道表现得淋漓尽致,并以神话传说及迷人的景致为众多善男信女所崇奉,香火兴旺。从豆温村沿弯曲的林间小道拾级而上,登临山门,映入眼帘的“古寺无灯凭月照,山门不锁待云封”的山门对联,让人浮想联翩。步入山门,柳暗花明,古寺忽隐忽现,难露真容,犹如一幅天然画卷。远眺青山如屏,近看原野似画,俯视村落炊烟,景景迷人,沁人肺腑。暮鼓之声,经音轻嗑,传入耳间,构成一幅扑朔迷离、宁静和谐的景观。在此观赏景色,洗涤周身尘世忧烦,心胸舒坦、神清气爽、心旷神怡、飘飘欲仙。进入殿内,幽幽神灯,闪闪发光,檀香绦纶,青烟袅袅,心入佛境,万念皆抛,给人以无限微妙之感。

  物换星移几度秋,随着历史的风风雨雨,历经几百年岁月沧桑的飞来寺,几经劫难,几经兴废,在动乱的岁月中也难免厄运,群体佛像遭到严重破坏,经书被焚,铜佛被盗,个别人还在佛像胸部掏“金心”、挖“银胆”,把佛像搞得残破颓垣,砸得肢离破碎,东倒西歪,凋零破败。

  随着党的宗教政策的贯彻执行,在弘扬民族文化的新时期,政府对文物古迹加大发保护力度,1988年8月,飞来寺被列为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在文物部门的重视下,群众多方集资,依次对海潮堂、关圣殿、子孙殿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,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,使破损不堪的飞来寺又恢复了它先前的光彩,佛事活动现度兴起,香客信徒日渐增多,遇有佛事热闹非凡。善男信女为驱邪免灾、除病平安、生意兴隆、求嗣求福、升学升官等祈祷求拜,渴望神灵庇护保佑,以求得心灵上的抚慰,精神上的寄托,感情上的满足,心态上的平衡。

  飞来寺,以其优美的自然环境,神话般的传说,集佛、道、儒于一堂的宗教文化,将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观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文来源于《文化师宗》栏目

上一篇:曲靖近代商业史话
下一篇:曲靖老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