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互动访谈 > 正文

【专访】对话冬残奥会“三冠王”——罗平姑娘杨洪琼
2022-05-05 15:35:21   来源:曲靖市广播电视台   评论:0 点击:

最想和家乡父老分享的荣光时刻是?

拿到长距离比赛冠军,家乡党委政府发来贺信的时刻。含着眼泪看完了每一个字,每一句话,认认真真看了又看,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家乡父老在关心着自己,深深感到家乡父老的支持。

在人民大会堂的发言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。

在那个神圣而光荣的时刻,特别激动和兴奋!那种兴奋和比赛不一样,比赛时的激动自己可以调整到一个平稳的状态,那天发言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,因为上台的是杨洪琼,也不是杨洪琼,代表的是所有的运动员,要把运动员的精气神展示给全国人民!

回忆过去就像是昨天才发生,每一件事情都历历在目。

14岁的花季,因为意外摔跤导致双腿失去知觉后,杨洪琼的人生进入了一个灰暗的世界,从此以后吃喝拉撒都在床上,外婆给自己缝制了一堆尿片,床铺经常臭烘烘的。每天晚上不敢一个人睡觉,都要爸妈陪着还要开着灯,有一次打雷下雨又停电自己被吓哭了,爸爸快速冲过来把自己抱在怀里的画面一辈子难忘。

没有睡过一个清清爽爽的床,这样辛酸又难堪的日子对自己、对父母都非常煎熬。而随着年纪渐长,已经有人上门提亲,难道自己这一辈子就要这样,嫁人成家,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了吗?23岁的杨洪琼不甘心,给自己打气,要走出去,要养活自己,不要成为别人的负担。

接触到举重和篮球,变得越来越开朗

强大的信念支撑,杨洪琼走出来了。2014年代表曲靖参加省残运会,遇到了省残联的老师,从此打开了看世界的另一扇门。进入到了省轮椅篮球队,看到姐姐们轮椅玩得飞起,像自己的腿一样可以随意奔跑,球就像黏在手上,不管怎么抛,都会稳稳地回到手上。赛场上她们英姿飒爽,生活中她们阳光、乐观,深深影响了自己,杨洪琼变得更加开朗。以前去哪都离不开别人的帮助,现在已不习惯别人来推自己,自己决定路要怎么走。

29岁“高龄”报名坐姿越野滑雪项目选拔,杨洪琼变“杨每跤”

没听说过“高山”,没玩过“越野”,也根本没有考虑过年龄的问题,2018年,国家冬残奥会备战集训队在云南选拔运动员,杨洪琼想都没想就马上报了名,进入国家残疾人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队。

终于见到了齐腰深的雪,进入冰天雪地的世界,杨洪琼特别兴奋、开心,相当享受那些训练的时光。

虽然自己的个人能力稍微弱一些,训练中即使在平路上,杨洪琼每天必摔一跤,由此教练叫她“杨每跤”。不管怎么摔跤,怎么艰难,杨洪琼每天都拼命地训练,因为可以参加在自己家门口举办的国际赛事,这样的机会百年难遇,大家都拼命投入训练,身上受伤摔跤流血都是家常便饭。

去年全国残运会的三个“第一”,让自己更加成长

赛场如战场,2021年全国残运会上,杨洪琼在三个项目中都排在最后一名,这次沉重的打击,让她自我怀疑,加上身体精神的双面崩塌,差点放弃了这项运动。身体每天在训练,心却拼命想逃离,深陷泥潭无法自拔。杨洪琼选择回到家乡,调整心态。呼吸着家乡的空气,杨洪琼心情畅快了很多。省残联老师的指引,让她卸下负担不断前行。慢慢领悟老师所说的话,人生不管任何事情,讲究顺势和随意,得意看淡,失意随缘,胸怀宽了,路才会越走越宽。全运会前,自己非常看着比赛名次,拿了三个倒数第一之后,反而在心态上有了更多的平复,把得失看淡,慢慢释怀,去接纳,在接下来的一些测试测评中,训练成绩也逐渐上升。

失败是成功之母,迎难而上,意外收获第一块金牌

代表云南站上国际赛场,就已经是成功!在长距离比赛中,杨洪琼没有过多去想要怎么拿牌,只专注去展示自己平时最好的训练。比赛的过程中一直很清醒,知道自己该怎么滑,只到冲刺那一刻知道自己拿到金牌,甚至有点懵。因为自己耐力和肺活量都不太好,平时的主攻方向是短距离,在长距离比赛中能够拿到金牌简直就是意外的惊喜。拿到了第一块金牌,后两场比赛就更加放松、专注,尽情去享受自由飞翔的感觉。心态放松、身体每一寸肌肉都放松的情况下,每一寸肌肉都发挥了作用。又创造奇迹接连拿下中距离和短距离比赛金牌!一举包揽了女子越野滑雪长距离、中距离、短距离坐姿比赛三枚金牌。所有摔过的跤,吃的苦,流过的汗,甚至血,都是成就自己的垫脚石。

“祖国万岁”!没有辜负祖国的培养,可以回报父母!

这么多年,自己的衣食住行,每走一步都得益于国家的培养,才有今天,没有强大的国家,不可能站上那个舞台。在家里那段时间自己曾经自闭,经历过的那些苦难,觉得欠父母太多。为了父母而活着,是洪琼的动力。拿到奖牌,洪琼向父母报喜,告诉父母说“我可以养你们了”!父母欣慰地说:“好了嘛!”

想对妹妹说的话

做好自己每天该做的事,不要有太多的包袱,不要给自己留有遗憾。

对青春的理解

青春和年龄没有关系,青春和活力是划等号的,不管哪个年龄段,只要有活力,都是青春的体现。

怎么看待婚姻、家庭

目前比较享受单身的状态,不会因为自己大龄或者父母觉得该结婚而去结婚。比较随性,如果遇到了可以依靠,彼此在一起很舒心的那个人,再去考虑婚姻。

未来的打算,想做那束光,照亮更多残疾朋友的路

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冬奥精神传遍每个角落,不光是曲靖的每个角落,想把它传播到更多更远的地方,特别是传播给跟我有相同经历,正在经历我之前经历过的那些人。我之前经历的那些年,那种迷茫甚至是黑暗,生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精神世界里的感觉,非常令人痛苦,特别希望外界有一束光可以照在我身上,指引我走出黑暗。我现在那么幸运,我不止走出来了,而且我可以去照亮那些人,我希望帮助更多的人,打开自己的心门,走出家门,融入社会,勇敢地做自己。